关于我们

一个上海核酸检测志愿者的十二小时

  一个核酸检测志愿者的十二小时

  口述者:张维汉(浦东唐镇唐四村核酸检测志愿者)

  采访记者:李念

  得知浦东第二天要实施封控,上海双鹤门窗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董事长张维汉三月二十七日就住到了办公室,和五位党员同事一起在唐镇做起了核酸检测志愿者。四月九日晚间十点多接受采访时,已是第十四个晚上,一小时前,刚忙完唐四村三千二百人的核酸检测。回顾这十几天的感受,他觉得虽累但无憾。提高危机意识,培养卫生习惯,是他迫切想表达的期望。

  4月9日上午11点,我们接到唐四村村委通知,下午要去协助做核酸,这是第六次大规模核酸了。我当即召集其他五个志愿者——两个部门经理、三个管理人员,我们做了六块牌子,其中两块分别写着“请务必保持两米距离”“请勿随地吐痰”。

  中午12点,到村委会报道。忙着消杀,布置排队护栏、张贴标志等等。获悉当天做核酸检测的是江苏援沪医疗队南京第一人民医院的三位医护人员,尚在路途中。唐四村方圆1.8平方公里,常住人口大约2000人,因为离唐镇地铁口非常近,所以,流动人口的聚居非常多。前几次核酸检测时,就有流动人口自发前来。

  约15∶30,三位医护人员到达,他们是上午接到命令,直接从南京家里出发,脸上略带着疲惫但都很精神。

  16∶30,核酸检测正式开始,还是在露天,村里的村民由各自村长有序带领出来。我们六个人加上三个外村来的志愿者,按照我的安排,分别负责扫码、维持队伍、举牌提示、消毒、帮助残疾人士等岗位。村民们都是相熟之人,多日不见忍不住要攀谈,“请务必保持2米距离”,牌子及时横在他们面前,紧跟着的是我们真诚的注视目光。无声胜有声,温柔的提示果然见效。前几次一直用大喇叭不停喊叫,排队人群难免有烦躁情绪。而在做核酸处,“请勿随地吐痰”牌子不断晃动。前几次做核酸,我们诧异地发现,或许是因为口腔被搅动后,村民有所不适,随地吐痰竟然很普遍。只要发现,我们随即上前消毒,但细菌传染的概率大大提高了,今天举牌后吐痰者陡降六成。我们在忙碌间隙,默默竖起了大拇指,村民越来越守规矩,离不开我们的志愿服务的质量提升。

  然而,也有让人黯然神伤处。放眼望去,前几轮并肩作战的村干部,今天只有三个人了。唐四村大约有15位村干部,他们日夜守护在防疫一线,异常辛苦。前几天气温较高,一同回到办公室开了空调,其中三人被确诊阳性后,其余人员也成了密接和次密接,不得不自己隔离在办公室。昨天看着那三个村干部被大巴士转走,我心里不是滋味。或许是我们的村干部经验不够丰富,此时的奥密克戎已经以百米冲刺速度和上海人斗智斗勇,真该多几分警醒。危机意识并没有成为这座城市每个人心头的一道剑,为此,我们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伤感之余,我在队伍里跑来跑去,不断协调各种突发情况。下午四点的太阳虽不如前几天正午的暴晒,但毕竟温度已超20摄氏度,防护服里尽管都只穿着单衬衫和单裤,但如同前几次,我们每一个人很快就汗流浃背了。戴着严密的N95口罩,也闷热异常,但为了安全这是必须做到的,毕竟频繁和人群接触,危险随时可能出现。每一次脸上印痕要半小时才退去。我想起了2020年疫情暴发时,援助武汉的李兰娟团队每个人脸上都被N95勒出了深深的烙印,因为佩戴时间过长都无法消退,现在终于有了亲身体会。

  20∶30,来做核酸的人陆续散去,今天总人数居然攀高到了3200人,比起前五次的2600人、2800人都要高,家人电话里惊叫,“你今天居然已经有1.6万步!”我才意识到是自己在50米长度的队伍里前后跑动,观察特殊情况并不断协调解决所致。此时,感到有些劳累。往常几次,凌晨5∶30就到村里报到,在烈日下忙到13∶30或14∶30。结束后,我们就去守村口,村里有15个出口,50%交给了我们6个人。为了响应“足不出户”政策,我们对外出者要仔细查验他们的多种证明。

  20∶40,我们开始消杀场地。此时,村干部跑来对我们六位“荣誉村民”表示感谢,因为前两天我们的创举。

  前天下午刚做完核酸检测,唐四村久盼的蔬菜大礼包来了。卡车开进了村,看着满车的大礼包,村委们都犯难,因为志愿者们连日操劳,一大半纷纷“挂了”,搬运卸货可是重体力。想到公司里有现成的大铲车,我灵机一动,立刻指挥同伴们开出铲车,帮助村民们一起卸货。铲车的大斗上上下下,真像一个超人。一包包蔬菜大礼包,带着援助者的深情厚谊,及时到达村民手中。昨天,另一个居委会闻讯赶来求援,我们的大铲车再一次发挥了超人的作用,虽然每次卸货前后也要长达3小时,但想到节约了不少有效的劳力,降低了巨大的劳动强度,我们再累也值得了。

  “老张,您辛苦了。也快70岁了,还每天和我们一起奔波在志愿服务一线,你让我看到了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是啥样的。”临别时,村干部连连夸奖着,我心里很温暖。

  21∶00,我回到公司办公室,下了一点面条,加上村里分的菜,今天的任务完成得很好,吃面条时,连喝了几口白酒。“我在给自己消毒呢。”妻女问候电话响起,我开玩笑回答她们。又一个电话进来,公司管理层向我吐槽:张董,500万元产值,现在才完成了150万元,怎么办?我安慰他,不要急。其实自己的内心也不淡定。疫情结束后会是另一场硬仗。但眼前,先扛过防疫这场难打的仗。 【编辑:叶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